台中餐飲設備

關於部落格
台中餐飲設備
  • 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人民日報:細微差別可能預示案件走向

  人民日報政文官微在22日發出《特別關註:聶樹斌案也能翻過來嗎?》一文,關註呼格案在18年後終得平反昭雪,而聶樹斌案也能翻過來嗎?   兩起案子都出現   “一案兩凶”的局面   12月15日,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宣告呼格吉勒圖無罪,使一起塵封多年的冤假錯案得以糾正。從呼格吉勒圖母親的淚水中,人們看到了太多的委屈和思念。此時,遠在千里之外的河北,另一位母親還在焦急地期盼著,她的兒子聶樹斌在1995年因故意殺人和強姦婦女被判處死刑並執行。12月12日,最高人民法院宣佈,指令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複查聶樹斌案。   “堅持下去,你也能等到那一天!”呼格吉勒圖的母親與聶樹斌的母親通電話,讓人們看到兩個家庭太多相似的不幸。   然而,“世界上沒有一片葉子是相同的。”兩起案件有哪些相似?又有哪些不同?這些不同,會給聶樹斌案的複查走向帶來怎樣的影響?   直到幾天前,當有律師去見仍在看守所里的王書金時,王書金仍堅持表示他才是案件的“真凶”:得知聶樹斌案被指令複查的消息,“一塊石頭落了地。如果真能等到那件案子了結,我也能踏踏實實地‘走’了。”   我們看到,呼格吉勒圖和聶樹斌背負的案件都出現“一案兩凶”的局面,都發生於死刑覆核權尚未收歸最高法時期,都有嚴打時從重從快處理的背景,兩人都已被執行死刑,都時隔久遠、取證困難,都有刑訊逼供的影子。   這些相同之處引起輿論關註,政法機關也對案件進行了多年的複查。   細微差別   可能預示案件走向   兩起相似的案件,也有不同。   首先,王書金已被法院終審認定並非案件真凶,這樣一來,聶樹斌案根本並非“真凶歸來”。   在聶樹斌案中,“真凶”王書金已於2013年9月27日,經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終審宣判。法院認定王書金供述與案情多處不符,“1994年石家莊西郊玉米地姦殺案”,即聶樹斌案並非王書金所為。   值得一提的是,在受審時,被告人王書金主動承認犯罪,而檢察機關極力否認他犯罪。這種“控辯顛倒”的情形曾令人費解。  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研究員王敏遠說:“認定王書金不是‘真凶’,也是根據‘疑罪從無’的原則,不能僅憑被告人口供就認定他犯罪。這也是法治的進步。”   雖然在法律上,王書金和聶樹斌誰是真凶,並不是“非此即彼”的關係。但是,王書金被證實不是真凶,大大削弱了人們最初懷疑聶樹斌案為冤假錯案的重要依據—“真凶歸來”。   其次,呼格吉勒圖案確為冤假錯案早已有政法機關的內部結論,而聶樹斌案幾經內部複查,公開資料顯示,並未作出是冤假錯案的結論。   據趙志紅案件的主要偵辦人、呼和浩特市玉泉區公安分局原局長赫峰透露,趙志紅準確指認了“4·9”毛紡廠女廁女屍案後,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抽調專人複查呼格吉勒圖案。作為複查組主要成員,赫峰對比趙志紅和呼格吉勒圖的筆錄,他發現,趙志紅的筆錄更可信,更符合現場實際。2006年,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曾作出結論:“趙志紅才是真凶,呼格吉勒圖確系冤枉”,並將調查報告移送檢察機關。   然而,在王書金承認自己為“真凶”後,河北高院也曾進行漫長的複查,但並未得出聶樹斌案是冤假錯案的結論。   即使再審   也可能維持原判   聶樹斌案一日沒有複查結論,王書金就可以多活一日。由於指認自己為“真凶”,近8年過去了,身負多條人命、原本早應執行死刑的王書金卻因此苟延殘喘,至今仍未被行刑。故意承認自己為某起有瑕疵的案件“真凶”,從而使司法機關槍下留人、繼續調查,會不會是王書金想要延長自己性命的伎倆呢?這一疑惑不僅困擾著人們,也是複查遲遲難以做出結論的原因之一。當然,也有網友質疑該案由河北政法機關複查,可能存在地方保護主義。但是,在當前的法治環境下,在社會輿論如此的高度關註下,如果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韙,遮掩聶樹斌案確為冤假錯案的真相,那真是“自作孽不可活”,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不大。   那麼,聶樹斌案究竟能否翻過來?複查的結果可能是怎樣的?王敏遠說,複查後,能否找到足以啟動再審的證據,尚不可知,但從目前已經公開的情況看,尤其從該案由最高法指令山東高院複查,可以看出其複查難度遠大於呼格吉勒圖案,啟動再審的難度很大。即便啟動再審,也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再審證明聶樹斌案不是冤假錯案,依法維持原判。因此,社會輿論應該用平和、理性、冷靜的心態去看待。   (原標題:人民日報:細微差別可能預示案件走向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